欢迎来到你我贷客服热线400-680-8888

神木被套牢贷款人:民间借贷连人格体系都破坏了

2014-03-10 10:50:54
来源:你我贷

封面文章:神木怎么办

5年后雷正西离开神木时,现实已经走到他理想的反面。在他身后,是一系列非法集资大案、上万件民间借贷讼争,以及一个庞大的身陷借贷泥淖的贷款人、投资人群体

神木县政府大楼前的政务公开布告栏,新近嵌进去两张《神木政务》,它们在一排斑驳、陈旧的公文通告中,被衬得格外鲜明。而其中的内容,的确都是好消息。

一份是2013年8月5日发布的《神木县金融机构存贷款余额不断攀升》,通告说,“截至6月底,全县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为682.21亿元,同比增长14.4%;各项贷款余额为360.13亿元,同比增长7.4%”。

另一份发布于7月17日的通告《神木县上半年原煤产量突破1亿吨》说:“面对国际国内能源市场持续低迷的不利局面,神木全县安全生产形势稳定好转,煤炭产量稳步提升,截至6月底,全县原煤产量突破1亿吨,达到1.0197亿吨,同比增长8.3%。”

布告栏正对面的人民广场,是神木县城商业与文化中心。就在7月17日通告发出前两天,7月15日,广场上发生了后来才为外界知晓的“非法聚集事件”。

随这场聚集闹出来的“县委书记雷正西挥霍900亿”、“神木财政亏空300亿”、“免费医疗、免费教育将终止”等等流言,在事发第二天、第三天迅速被官方辟谣、澄清。但由此产生的后遗症是,这个曾经“富得流油”的陕北小县,在县外的形象已不如从前.

新华社2013年9月1日披露了神木非法聚集事件最新情况。报道说,此次聚集源自男子刘某某因自身债务问题心存不满,因而编发信息发泄情绪,“7月11日至14日,刘某某将此信息共向手机通讯录内20多名联系人进行群发。据不完全统计,此短信在神木县境内共收、转2000余条。”

案情细节意味着:一条起自个人的泄愤短信,引发了这场非法聚集。而此前媒体公开短信内容为:“神木经济一落千丈,神木人民人人要账,三角债务你拖我拖,现任领导要跑神木不得解放,定于15日上午10时在广场集会”。

由此,一个更深层面的问题凸显出来:“7.15”之前长达4天的时间里,当短信息在神木县由一个人流向另一个人时,它在这个圈层中究竟触发过什么样的共同情绪?

崩盘后的资产争夺战

雷正西已于2013年7月26日被免去神木县委书记职务,现任中共榆林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新的县委书记由榆林市委副书记刚尉俊东兼任并已到任。而在神木县城,像黎名(化名)这样身陷民间借贷泥淖的人,在“一把手”变动一个多月后的8月26日,跟本刊记者提起自己的遭遇时,张口闭口都不忘“怪罪雷书记”。

黎名是一名被套牢的贷款人。之前,他把钱投向神木县多个集资大户,吃每月1到3分的高息。但他最终栽在了“张孝昌集资案”上,“血本无归”。就在受访前一天,黎名和另外几名贷款人一道跑去县委要求见新书记,“我们想给新来的书记说情况”。

在本刊记者面前,黎名像多数受访的贷款人一样,焦急、愤愤不平,但又时刻保持警惕,不愿意透露任何一笔借款金额。金额、票据已在公安部门做了备案。

黎名牵涉进的“张孝昌案”,是神木乃至整个榆林地区民间借贷、融资案中的标志性案件。2012年底至2013年初,随着神木“黄金大王”张孝昌出走、被刑拘、被捕,这起涉及数十亿资金的集资大案,终于曝光,并立刻轰动一时。

张孝昌案发之后,媒体报道连篇累牍,所呈现出的其集资手法及数十亿资金盘形成过程,与目前国内大多数非法集资并无二致,皆以个人在熟人社会中积累的信用作招牌,高息吸收资金。

不同之处在于,靠加工黄金手饰起家,后来又在神木开了多家金店的张孝昌,将主力资金投向了黄金与纸白银炒作。《新京报》此前报道说,截至2012年12月1日张孝昌出走西安,他在工商银行仍质押3.3吨黄金,同时持有120多吨纸白银。

案发之后这笔巨额资产的处置,激起黎名等一批贷款人的强烈不满,并立即将矛头指向了时任县委书记雷正西。

“12月1日,知道张孝昌出事,我们就叫县上赶紧冻结他的账户,当时有县领导同意这个做法,准备成立专案组,但雷正西表示反对,说政府不能插手民间借贷。于是到6日下午,我们就把县政府堵了一次。”

黎名说,6日当天,最终由县信访部门出面协调,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开始接受贷款人报案。“那几天,大家都去经侦大队三楼办公室(报告、登记各人贷款金额),当统计到20多个亿的时候,县上知道这事大了,是‘黄金大案’。”

让黎名他们始料未及的是,在报案期间,1至10日的10天内,张孝昌的黄金、白银资产已被个别贷款大户偷偷处置变现。

对此,《新京报》披露的细节是,“为填补亏空,工商银行将张孝昌质押的3.3吨黄金抛售,五大户随后也把张孝昌名下的120多吨纸白银抛售一空,两项抛售,银行和五大户共套现19亿。”

黎名认为,这一操作“既不公平也不公正”,同样是张孝昌的贷款人,崩盘之后,银行和大户暗中处置张孝昌资产,将本息安全提走,小户们连一个子儿也拿不到。

“当初要是及时冻结张孝昌的账户,哪会弄出这么大的乱子?”黎名告诉本刊,他刚刚卖了一辆霸道越野车来缓解自己的财务危机。

还有比黎名更严重的情况。《南方周末》2013年1月披露“张孝昌案”时,援引一名贷款人的说法:“自从张孝昌跑路之后,他了解到神木县已经有2人死亡。2012年12月12日,神木人武安详在西安一酒店割腕自杀,据说他曾在张孝昌处投入600万元。2013年1月23日,神木县公安局国内安全保卫大队政治教导员张英被发现服毒死亡,被初步认定为‘自杀’。”

《南方周末》还披露,贷1.2亿元给张孝昌的龚爱爱,也曾在2012年10月自杀未遂,原因也是资金链断裂。“她不会想到,3个月后她却因这场风暴意外走红,喧宾夺主。知情人透露说因为借贷无法追回,愤懑的‘下线’们选择了举报她。于是,拥有4个户口、20余套北京房屋的龚爱爱副行长,一夜成名。”

黄金、煤矿、房地产

单从操作手法上看,张孝昌的一整套资金运作,更接近于私募基金:一方面,他以高息从熟人圈募集资金,而后将资金投向黄金、白银市场,实施套利交易。由此结成的金融关系,从一开始就是畸形的。

在一般私募关系中,资金提供方,也就是投资人,与资金募集人之间结成一种信托、资产管理关系。该对关系下,投资人基于对募集人的信任,将资金托付给募集人,然后由募集人对外展开投资,投资人为此支付给募集人一定比例佣金,而投资风险和收益主要归投资人。

在张孝昌的资金盘面中,投资人与张孝昌结成了借贷关系,那么作为借款人的张孝昌无论在黄金、白银投资中是否获得收益,即便遭受亏损,也必须向上游贷款人支付本金和高息。

实际上,张孝昌案亦算神木集资案中的孤例,皆因其投资方向主要在黄金、白银市场,这与张孝昌本人的从业履历有极大关系。在神木,更为普遍的资金运作,是投资煤矿和房地产。

神木以煤矿为投资标的的集资案中,第一大案是“刘旭明案”。神木县公安局党委副书记高文光曾公开表示,“刘旭明案”是陕西历史上最大的集资诈骗案。

2013年6月6日,刘旭明被公安局公告逮捕时,刚满30岁。过去几年中,就是这样一位80后“小后生”,不断向身边人编织投资煤矿的财富故事,广泛吸收资金入股。神木县公安局7月初通报案情,称该案报案金额达7.87亿元,登记的涉案金额达11亿元。

神木以房地产为投资标的的神木集资案中,以“王和平案”影响最大。王和平是陕西正和房地产开发快乐赛车法人代表,已于2013年6月25日突然死亡于毗邻神木的鄂尔多斯市一家宾馆内。

王和平生前在神木胡家讫台村开发了总建筑面积为23万平方米的高层项目。据《中国房地产报》引述王和平父亲的说法,“王身后的3亿元外债几乎全部都是民间借贷”,“那天去闹事(‘7.15’非法聚集)的主要是工地上没领到工资的工人,还有一些买了房子的业主”。

正是在张孝昌、刘旭明、王和平等操盘手的精心侍弄下,“黄金”、“煤矿”、“房地产”三个财富关键词,才在神木县变成了犹如17世纪的荷兰郁金香泡沫,在经过“人人放贷”的羊群效应之后,大面积崩盘的民间金融败局在所难免。

《经济参考报》8月底披露榆林市官方消息:神木县法院去年至今受理的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达4786起,涉诉金额32.17亿元,涉诉人数7658人;神木县公安局立案侦查的借贷案件7起,涉案金额43.1亿元,涉案人数1247人(户).

与此同时,神木以外,民间借贷和融资在榆林府谷、绥德等地也呈加速蔓延态势,“根据榆林市相关统计,2011年至今,榆林各级法院受理案件起,非法集资案件报案34起,涉案53.6亿元,第一层次的受害群众是7940余人。”

前述黎名这样的贷款人,即为“第一层次的受害群众”。但实际上,“黎名们”通常还会以自身信用、以稍低利息,从亲戚、朋友、地下典当行、投资公司吸纳资金,转手再贷给“张孝昌们”吃息差,由此,在“黎名们”身后,实际又拼接起N层借贷、融资关系。

《南方周末》曾援引相关人士测算,“由于层层委托,仅张孝昌一案涉及人数可能过万”。此前,多家媒体对神木民间借贷牵涉资金规模进行估算,估值区间集中在200亿到300亿元。

(责任编辑:DF070)

800亿民间资本

神木民间借贷风潮背后,是满满一池民间资本。

陕西本地报纸《华商报》2013年7月披露数据,“神木民间资本体量达800亿元”。陕西省决策咨询委财金组委员、西安交通大学教授冯涛对整个榆林市民间资本规模做过一次测算,公布测算结果为2045亿元。

民间资本的累积过程,在神木缺乏太多的故事性。这个2008年才摘去国家级贫困县帽子的“中国产煤第一大县”,2012年GDP破千亿,经济体量相当于陕西南部汉中、安康两个地级市加总。

神木人正是在过去近十年的煤炭能源经济整体迈进中,从办煤矿、矿区占地补偿、煤炭运输等等环节,广泛介入到财富与资本分配中。因此,神木民间资本累积的故事主线,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煤。

“但不是所有神木人都有钱。总体而言,北边的乡镇都不错,因为是煤区。南边很多乡镇不产煤,照样穷得叮当响。”黎名说。《

推荐阅读

进行内部评级法所要做的策略选...

内部评级法是经过长期对信贷风险的估算模型进行研究比较后再按照多系的调整所确定的基...

农业信贷的特性

信贷,指的是金融机构在农村进行信贷活动的总称,包括存款吸收、贷款发放等行为,可以...

1.5万亿关注类贷款“劣变”...

4564亿元的不良贷款余额,或许仅是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隐忧的冰山一角。从知情人士...

10月24日期货早盘提示

宏观:欧元区方面,西班牙政府标售国债达到了销售目标,而且国债收益率仍然很低,说明...

10月份新增信贷预计6000...

信贷投放规模9万亿元,四季度月均投放规模不足6000亿元,再考虑商业银行盈利的角...
各国货币融资租赁贵金属证券公司期权交易贷款知识期货公司金融知识银行理财产品银行网点信用卡信托产品
  • 热线电话(服务时间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5 你我贷(yongyingfs.com) 网上投资理财 版权所有;杜绝借款犯罪,倡导合法借贷,信守借款合约
关注你我贷官方微信
快乐赛车 极速时时彩 幸运飞艇官网 快乐赛车 一分pk10投注 pk10计划 pk10投注 永盛彩票 幸运飞艇官网 pk10投注官方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