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你我贷客服热线400-680-8888

陈四清:积极顺应国际金融监管改革新趋势

2014-03-10 10:50:54
来源:你我贷

文/陈四清

编者提示:大型金融机构在全球和地区金融经济环境中往往发挥着核心作用,承担着重要的功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纳入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SIFIs)对中国银行业来说机遇与挑战并存。与目前入选G-SIFIs的外资银行相比,中资银行在全球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方面尚有差距,在同样的监管标准下将可能面临巨大挑战。

加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GlobalSystemicallyImportantFinancialInstitutions,G-SIFIs)监管是危机后国际金融监管改革的重要内容,是宏观审慎监管政策框架的重要组成部分。正是由于G-SIFIs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的影响举足轻重,经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戛纳峰会批准,金融稳定理事会(以下简称“FSB”)于2011年11月发布了G-SIFIs监管框架和首批29家G-SIFIs名单。全球大型银行集团基本上都进入了名单,中国银行是我国乃至新兴市场国家唯一列入该名单的银行。对中国金融体系而言,以中国银行为代表的5家大型商业银行都具有系统重要性地位,必将面临国际金融监管变革带来的巨大挑战。

金融危机后的国际金融监管改革新趋势

金融危机以来,按照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确定的金融监管改革目标,在FSB和巴塞尔委员会(以下简称“BCBS”)主导下,全球主要经济体系携手共建金融监管新框架,在巴塞尔协议II(BaselII)基础上出台了巴塞尔协议III(BaselIII),并提出了全面加强金融监管的一揽子政策建议。各国监管部门为维护本国金融安全,纷纷加快了金融监管改革步伐。2010年7月21日,美国出台《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护法案》(又称《多德―弗兰克法案》),2010年9月12日,英国银行业独立委员会公布了银行业改革最终报告,要求银行设立不同业务风险隔离的“围栏”(ring-fencing);新加坡金管局要求银行资本充足率仍必须在12%以上。中国银监会2007年以来积极推进BaselII实施,在2010年“腕骨监管体系”(CARPS)、2011年《新四大工具实施要求》、2011年《中国银行业实施新监管标准指导意见》的基础上,于2012年6月获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批准,凝结BaselII和BaselIII的纲领性文件《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几天后发布实施。

总体看,全球金融监管改革呈现以下六大趋势:一是全球监管趋严,在提高资本要求的同时增加其他监管要求:重新定义监管资本,突出了普通股的重要性,引入留存额外资本、逆周期额外资本、G-SIFIs额外资本和杠杆率要求。二是监管标准趋于统一,各国积极实施并持有一定自由裁量权:从BaselI到BaselII,再到BaselIII的不断完善,逐渐成为国际标准,同时具有一定灵活性,充分体现不同国家或地区的监管差异性。三是风险监管全面化,强化监管重大实质性风险兼顾其他风险:BaselII在第一支柱强调资本对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操作风险的覆盖,在第二支柱监管银行账户利率风险、集中度风险等其他重大风险,BaselIII进一步扩大对资产证券化风险、银行交易账户交易对手信用风险的覆盖。四是监管趋于多层化,强化微观审慎监管兼顾宏观审慎监管。不但关注单个银行持续审慎经营,同时要求加强金融业系统性监管,确保在保持个体银行稳健经营的基础上,实现整体金融体系稳定。五是抓大带小分类监管,以系统重要性银行为主兼顾其他机构。国际监管组织以及各国金融监管机构对危机进行了反思,认为必须改进对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增强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抗风险能力。六是各国监管属地化加强,同时国际监管协调成监管改革主流。整顿金融竞争秩序,共同维护金融稳定,贯穿了金融监管变革的全程。

金融监管改革涵盖了宏观、中观和微观三个层面,三个层面的监管要求各有侧重,相互支持,有机结合。宏观层面改革的核心内容之一,是将系统性风险纳入金融监管框架,对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机构,制定更高的监管标准,实施更严格的监督检查,建立危机处置机制,降低风险的传染。G-SIFIs是BaselIII监管改革的重要内容,这一概念的提出,是当前背景下国际金融监管改革从注重微观审慎监管到宏观审慎监管与微观审慎监管相结合,有效防范全球银行业系统性风险的重要举措和必然措施。

G-SIFIs:概念、识别标准和监管要求

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SIFIs)指业务规模较大、复杂程度较高,发生重大风险事件或经营失败会对整个金融体系带来系统性风险的金融机构。按监管属性,SIFIs分为两类:一是全球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G-SIFIs),指对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有重要影响的金融机构,其中,银行业评估标准和名单由BCBS确定;二是国内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D-SIFIs),指对国内经济和金融体系有重要影响的金融机构,由各国监管部门确定名单并建立相关政策框架。

G-SIFIs的定量评估标准包括全球活跃程度、规模、关联度、可替代性、复杂性等五个方面(见表1);定性方面标准由监管部门掌握。两方面结合,最终确定银行排名顺序。

2011年11月经二十国集团戛纳峰会审议通过,FSB发布了首批29家G-SIFIs名单,其中,美国8家,英、法各4家,日本3家,德国、瑞士各2家,荷兰、西班牙、意大利、瑞典、比利时、中国各1家。

根据G-SIFIs监管总体政策框架,如被纳入G-SIFIs,相比未纳入的银行,监管资本要求增加1%3.5%,银行将面临更高的监管资本要求、更大的资本压力;同时需要开展系列改革与调整,并加强与母国和东道国的监管沟通,建立恢复和处置计划等(见表2)。

按BCBS时间表,附加资本要求将从2016年1月1日开始逐步实施;经过2016~2018三年过渡期之后,从2019年开始正式实施。中国银监会的要求较为严格,从2013年1月1日开始实施,2016年底达标。

系统重要性银行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大型银行因其固有的潜在系统性风险,在本次全球金融危机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从而成为宏观审慎监管重点和当前讨论的热点,而大型银行对经济、金融的贡献与价值被各国监管所忽略。

毋庸违言,SIFIs有其固有风险。一是政府对大型金融机构的救助成本高昂,而这些成本最终只能由社会承担。二是大型金融机构通常处于网络的中心节点(centralstation),一旦出现危机,风险传染性极强,对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都会产生溢出效应。三是大型金融机构的业务复杂、业务范围广、管理链条长,风险管控难度较大。

但事实上,大型金融机构在全球和地区金融经济环境中往往发挥着核心作用,承担着重要的功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第一,大型银行起到促进和支持经济增长的作用,是贯彻一国货币政策和产业政策的主渠道;第二,大型银行有利于国家掌握金融话语权,促进其在政治上占有重要地位;第三,大型银行是金融创新的主要力量,其产品创新往往走在监管的前面;第四,大型银行跨地区、跨业务经营有利于分散风险,也有利于形成规模效益,降低融资成本。第五,大型银行对宏观经济长期平稳运行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应该辩证看待SIFIs的风险和贡献。

纳入G-SIFIs对中国银行业来说机遇与挑战并存。与目前入选G-SIFIs的外资银行相比,中资银行在全球综合金融服务能力方面尚有差距,在同样的监管标准下将可能面临巨大挑战。首先,监管合规成本大大提高。中国银行业的海外资产占比较少,资本基础相对薄弱,业务类型比较传统,经营模式和发展阶段与国际同业有着较大差异,面临同样严格的国际监管标准,将大幅增加合规成本。其次,创新能力、全球服务能力及风险管理能力亟待不断提高。国际领先银行多为已建立起多元化经营的金融集团,服务遍布全球,业务横跨货币、资本和信贷市场。中国银行业创新业务和管理模式、加快全球金融服务、实现跨境跨业风险管理,成为与欧美大型银行比肩的先决条件。最后,动荡的国际经济、趋严的监管环境、日益复杂的客户需求,对银行基础设施建设和人才培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国际金融货币体系的变化、全球银行业竞争格局的改变以及金融监管改革的新趋势,将影响和引导银行业经营战略、经营和管理模式的不断转变。

机遇与挑战相伴,G-SIFIs成为系统重要性银行强化品牌、提升管理水平的契机。首先,提升中国银行业品牌的全球认知度。随着几家大型国有银行陆续股改上市,多家中资银行已在全球市值排行表中榜上有名,中国银行入选G-SIFIs更是为增强我国金融业的国际话语权提供了一个重要平台,使得中国的银行品牌受到全球更为广泛的认知与关注。其次,成为大力发展国际化业务的新契机。中资银行的经营主要依赖于国内市场,海外化推进方面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背靠快速成长的中国大市场,中国银行业的国际化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良好机遇,必将重审海外布局战略,强化自身的品牌形象,更积极地参与到全球市场竞争中。最后,支持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步伐。目前欧元区的一些国家深陷债务危机,相比之下,快速、平稳发展的国内经济背景为人民币创造了国际化的良好时机,中国企业不断“走出去”为银行的跨境人民币业务开拓了更加广阔的市场。中国银行业应大力发展清算渠道、产品创新和相应技术,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提供强大的支持。

顺应国际金融监管改革新趋势的对策建议

在本次金融危机和监管改革的影响下,欧美许多大型银行无论是在业务范围上还是地域网络布局上,纷纷步入战略收缩阶段,这为中国银行业加快推进国际化、综合化经营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

第一,构建以银行为主体的综合性金融集团,充分发挥协同效应,保持金融体系的稳定。在本次全球金融危机中,业务结构单一的投资银行、保险公司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大,而综合性的银行如摩根大通、美洲银行等,则因业务结构的多元化而受危机的冲击较小,抗风险能力较强。在推进综合化经营过程中需注重防火墙建设,有效隔离不同业务间的风险,避免局部的风险蔓延成为系统性风险。同时,要加强内部资源整合,在不同门类金融业务之间、不同经营机构之间建立市场化、规范化的业务合作机制和利益分配机制以及透明的信息披露机制,促进资源共享、交叉销售,形成对外营销服务的整体合力;最后,要加强人才引进和培养。着眼于国际、国内两个市场,加大各类专业人才的引进和培养,注重不同金融业务领域的专业化经营和专业化管理,实现“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第二,注重分析国际化经营的路径选择,积极“走出去”。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人民币存贷款结算、托管等业务需求将快速增长。中国银行业在满足国内企业“走出去”的同时,自身也应积极“走出去”,加强海外分支机构的建设和管理,为人民币海外业务提供机构支持。中国银行业在推进跨境发展和海外布局过程中,除应积极拓展业务需求、深入了解客户,注重产品与技术创新之外,还要从东道国的经济形势、市场环境、文化环境、法律环境、监管要求以及与我国经济的紧密性等多个维度,深入研究,认真分析,根据具体情况,灵活采用新建投资或跨国并购的方式,有效实现中国银行业的全球化发展与布局。

第三,顺应监管趋势,以结构调整为导向,推进信贷结构转型。积极抓抢战略性新兴产业和现代服务业,在传统信贷业务的广度和深度上下功夫,提升金融服务效率和信贷质量,积极调整资产、业务和客户结构,走均衡发展之路。运用资产证券化手段改变信贷资产持有到期管理模式。通过资产证券化,使低流动性资产转变为流动性高、可在资本市场上交易的金融产品,帮助银行提高资产的运用效率,从而达到分散银行体系风险的目的。特别是在商业银行依然占据金融市场中心地位的中国,银行信贷风险分散化更有利于金融体系整体安全。这在经济转向、经济放缓、银行体系不良资产可能上升的宏观背景下,更具有显著的现实意义。

(作者为中国银行副行长)

推荐阅读

进行内部评级法所要做的策略选...

内部评级法是经过长期对信贷风险的估算模型进行研究比较后再按照多系的调整所确定的基...

农业信贷的特性

信贷,指的是金融机构在农村进行信贷活动的总称,包括存款吸收、贷款发放等行为,可以...

1.5万亿关注类贷款“劣变”...

4564亿元的不良贷款余额,或许仅是中国银行业资产质量隐忧的冰山一角。从知情人士...

10月24日期货早盘提示

宏观:欧元区方面,西班牙政府标售国债达到了销售目标,而且国债收益率仍然很低,说明...

10月份新增信贷预计6000...

信贷投放规模9万亿元,四季度月均投放规模不足6000亿元,再考虑商业银行盈利的角...
各国货币融资租赁贵金属证券公司期权交易贷款知识期货公司金融知识银行理财产品银行网点信用卡信托产品
  • 热线电话(服务时间 09 : 00 - 21 : 00 )
  • 400-680-8888
  • 关注我们
Copyright © 2015 你我贷(yongyingfs.com) 网上投资理财 版权所有;杜绝借款犯罪,倡导合法借贷,信守借款合约
关注你我贷官方微信
5分pk10网站 快乐赛车 云彩彩票 优信彩票 优信彩票 三分pk10首页 pk10计划 快乐赛车 快乐赛车 极速飞艇